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单车坟场”后遗症大调查

2017年经历了“高烧”状态的共享单车,在2018年资本冷却后,只剩下一地“鸡毛”。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周琦│北京报道

责编:陈栋栋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8期)

91

2017年经历了“高烧”状态的共享单车,在2018年资本冷却后,只剩下一地“鸡毛”。

之前最大的两家共享单车企业——摩拜和ofo,一家易手他人,创始人退出;另一家陷入债务泥潭,曾经身家35亿元的创始人也被列入“老赖”名单。

而让市民们感受最深的,则是路边上的共享单车越来越少了。

据公开数据显示,最高峰时,北京街头共享单车数量达235万辆,现在已不足191万辆;成都主城区的单车总量已经由180万辆减少到75万辆;深圳的共享单车总量也由89万辆减少至60余万辆。如果再除去大量损坏而无法骑行的车辆,或许还要再打些折扣。

即便单车数量在缩减,单车的月活跃程度也并不高。有数据显示,在北京局部区域共享单车的月活跃度已不足50%,近一半车辆处在闲置状态;成都市则有35%的共享单车处于不活跃状态。

这些不活跃的单车,有不少已进入“单车坟场”。不过,这些“单车坟场”中的共享单车,都是报废车辆吗?

近日,有共享单车企业区域负责人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多地的“单车坟场”中,其实存在着不少本可正常使用,却因为诸多原因而不得不静待拆解或报废的共享单车。

回收旧车比投放新车成本还高

共享单车诸多问题集中爆发在2017年下半年,给共享单车企业、城市管理部门带来了严峻的考验。

2017年9月,北京首先宣布暂停新投放共享单车,随后,上海、广州、深圳、南京等城市陆续跟进,对共享单车投放量进行控制。

同时,不少地方城市管理部门也开始对共享单车违规停放等问题进行整治。在部分地区,若共享单车存在占道、乱停放的现象,即被相关部门清缴。

随着各部门的整治,城市道路逐步整洁,但又带来了一个新问题:被清缴的共享单车数量激增,不少城市交通管理部门不得不临时开辟存放场地,少则几千辆、多则万辆的单车堆积成山,“单车坟场”诞生了。

2018年底,一组名为《无处安放》的摄影作品走红网络。近30个城市45个共享单车坟场,共1万余张照片,向网友们首次集中展示了众多城市废旧共享单车的堆积场景,引发网友热议。

不仅如此,“单车坟场”还面临着安全等诸多问题。

1月18日,安徽省合肥市一小区附近一处废弃共享单车堆放点发生火灾。距离火灾现场不足200米就是一处加油站,所幸消防部门及时赶到并控制住火情。

除了火灾这样的突发事件,正规的“单车坟场”还需要解决日常管理经费难题。

此前,南京市江宁高新区停车场曾给城管部门开具百万元停车费账单。据悉,加上清理单车时需要的人手、车辆等费用,相关部门前后总共花费了近200万元。南京市江宁高新区城管局综合执法支队工作人员透露,一线城管队员这两年更像单车“搬运工”,上上下下搬运、清理了至少10万辆共享单车。

更让管理部门头疼的是,废旧的共享单车若不及时回收、拆解,其所含的金属、橡胶、塑料等,或对周边生态环境造成负面影响。

另据媒体报道,2017年各种共享单车预计投放总量可能近2000万辆,而这些单车将来报废之后,可能会产生近30万吨废金属,相当于5艘航母重量之和。虽然共享单车绝大多数材料可以再利用,但2017年以来,废钢铁、车架等共享单车主要材料的回收价格仅为0.9~1.1元/公斤。

业内人士还介绍,若回收废弃单车,投入甚至比一辆新车的成本还要高,一些大企业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处理,而一些中小企业则干脆放弃了回收工作。

共享单车基层执法被指“九龙治水”

既然高昂的废旧单车处理难题让城市管理部门为难,那可否对违规的单车企业罚款,在规范其运营的同时,也降低管理成本?

上述共享单车企业驻南昌区域负责人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透露,当地管理部门在收缴共享单车后,要求企业缴纳每辆50元的罚款后,方可归还车辆。南京就要求每辆违规单车需缴纳罚款50元、清车费用15元。

城市管理部门的做法遭到了共享单车企业的反对。

据媒体报道,摩拜单车在给某地管理部门的回复中就提出,在相应的《道路交通安全法》和地方行政法规中,没有关于处罚条款的依据。

这也道出了一个悖论:一方面,按照部分城市管理部门的规定,对于违规扣押的单车,需要对相关共享单车企业进行罚款;但另一方面,这些处罚又被指缺乏法律依据,基层管理部门也因此常常陷入尴尬的境地。

此外,由于相关法律法规不健全,没有明确的执法主体,各地区在执法过程中被指“各自为政”。

以湖南省长沙县为例,在2017年8月《长沙晚报》的报道中,长沙县共享单车的日常检查由长沙县行政执法局进行。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致电长沙县行政执法局时,工作人员称此事由县城管局牵头。但县城管局工作人员又称共享单车管理并非由城管局负责,而是街道办事处管理。

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兴达钢帘线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锦兰,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提出,建立以政府为主导的共享单车管理体制,针对共享单车行业出台相关法律、法规条例等建议。他认为,共享单车行业由政府主导后,国家交管部门和有立法权的省、市,应加快出台针对共享单车使用的相关法律、法规条例。

“政府已制定规范,包括南京、深圳、杭州、北京、广州等城市在内,除了设置总量之外,还对车辆维护、停放做了相应规定。”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说,规范的制定是为了更好地依法治理,“但重点还是在治理,其中的一个难题就是由谁来治理,企业还是政府?由政府治理的话,成本很高,但不少企业如今也是步履维艰,线下调配车辆与维护都需要一定成本。”

值得一提的是,部分地区的城市管理部门对于共享单车违规停放现象,也进行过探索——通过“电子围栏”(编者注:利用智能无线信号发射技术、精确定位算法等技术手段划出停车范围,用户必须将车辆停在指定区域内,否则无法锁车结束行程。)来规范停车范围。

但据业内人士介绍,有些地区的“电子围栏”技术似乎不是非常成熟,部分共享单车在接入“电子围栏”系统后,出现了在规范停车区域无法锁车,或在违规区域可以锁车的现象。

“暴力收车”现象不少,资源浪费大

对于共享单车的管理,企业也有自己的“委屈”。

据一家驻江西南昌的企业负责人介绍,他们公司在南昌投入约10万辆共享单车,先后被管理部门收走的单车就超过3万辆。此外,被骑车人恶意破坏的车辆也超过1万辆。仅这些非正常损耗的共享单车,就已达投放量的50%以上。

“今年1月份,南昌市为助力全国文明城市创建,开始进行街道整治,共计被收走约5万辆共享单车。”该负责人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企业支持创建文明城市,也愿意加强对共享单车的管理,但希望执法部门在处理违规车辆时,能依法依规,文明执法。

据他介绍,在此次对共享单车清缴后,不少被收走的单车并没有被送往仓库或集中存放点,而是被丢弃在城外的一处池塘里,随后被掩埋。“存在‘暴力收车’的现象”。

据媒体报道,在全国不少地方,执法人员管理共享单车时,存在不同程度的丢弃、拆解乃至私自掩埋共享单车等行为。

摩拜前CEO王晓峰此前在谈到“共享单车坟场”问题时算过一笔账,一辆摩拜单车的成本在1000元,1万辆车是1000万元的资产。

“‘暴力收车’让我们损失很大,但公司对此又无能为力。”上述共享单车负责人说,不少完好的共享单车被收缴后,企业去取车时发现,有些车辆在转运过程中损坏,还有一些因堆放时间较长、保养不足而损坏。很多共享单车被遗弃在堆放场地,形成了一处又一处“单车坟场”。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致电南昌市城管局,但电话数次接通后即被挂断。

据一家共享单车企业有关负责人介绍,有些城市并无具体的搬运单车的操作规范,市政执法人员在收缴违停单车过程中,容易造成单车零部件的损毁;而一些个人故意损毁单车的现象,企业在调查时则存在手续、流程及时间成本上的困难,很难找到责任人进行追究。尤其是完好的共享单车被送至“单车坟场”的过程中,上述矛盾更加严重。

“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是否可行?

虽然各种矛盾和问题依旧存在,但共享单车企业在经历2018年的寒冬之后,已开始自我转变。

有企业负责人认为,共享单车竞争已经从规模和量的扩张转向理性竞争。如何利用智能技术精细化运营是重要议题。现在,行业逐渐意识到,共享单车要实现可持续发展,同行之间、用户之间、管理部门之间的互动和博弈都是必要的。

还有网友称,“单车坟场”背后与部分地区的惩罚政策有关:面对高额罚金,企业承担不起,无法赎回被收缴的单车。而当相关部门采用暴力收车的方式将数千辆车堆积在空地上时,企业和政府合作治理的难度就会加大。

“对于倒闭企业车辆的处理,现在还处于观望阶段。解决‘共享单车坟场’及背后的投放、管理问题,先要建立政府与企业的沟通机制。”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城市交通与轨道交通研究中心副主任吴洪洋说。

同济大学循环经济研究所所长杜欢政则建议,共享单车也应实施“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即在企业向市场投入单车前,政府应根据其投放单车数量预先收取相应的管理费用,用于对共享单车回收再利用企业进行补贴。


 

封面

2019年第8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刘冰倩)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