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接手法尔胜的“罗静案”烫手山芋

中植系又做白衣骑士?

资本运作看上去很美,但也很复杂。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 | 北京报道

编辑:张燕 

编审:张伟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15期)

P65插图:《中国经济周刊》美编-孙竹

插图:《中国经济周刊》美编 孙竹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中植系为何慷慨接过法尔胜(000890)扔来的烫手山芋,做了白衣骑士?

7月25日,法尔胜发布的公告显示,陷入“商界花木兰”罗静案件的近29亿元未偿融资余额全部转出。公告称:“合计289,938.21 万元的债权,作价 289,938.21 万元人民币转让给深圳汇金创展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下称‘汇金创展’)。”

收了别人的资产来处置,买下来的时候总要谈点价,多少要打点折。没承想,汇金创展竟然是如此大方,原价揽入怀中,竟然没讲一分钱的价。

难道这笔债权就像一笔银行存款吗?

非也。法尔胜的公告说得很明白:“由于本债权的担保方之一,罗静涉嫌诈骗案件尚在侦查中,目前无法准确判断该事项对本公司的具体影响,而中诚实业及由罗静提供连带担保的相关方尚未清偿上海摩山的保理融资款。通过司法程序追索 289,938.21 万元的债权费时较长,且结果有不确定性。”

直白一点讲,“不确定性”就是风险,要讨回这近29亿元可能比较难。

这笔债权到底怎么回事?

事情要追溯到7月5日,当日,博信股份(600083)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于2019年6月20日被刑事拘留。有消息称,罗静掌控的承兴国际以大量应收账款向金融机构质押,发行信托产品融资。目前资金链断裂,金融机构报案后罗静被警方控制,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已被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

承兴国际集团官网显示,集团公司创立于1996年,现已发展成集泛娱乐、智能硬件、大健康三大产业为一体的综合性集团。拥有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02662.HK)、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600083)和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CamsingHealthcare(BAC)。

被卷入罗静案的“大咖”不少。

7月8日,诺亚财富发布公告,称公司旗下一产品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涉及金额34亿元人民币。

7月11日,《中国经济周刊》报道指出,湘财证券曾于2017—2018年连续发行超20款“金汇”系列资管产品,均以承兴国际应收账款为底层资产。此后,正拟收购湘财证券的哈高科(600095.SH)发布《关于媒体报道的说明公告 》称,截至7月12日,湘财证券仍在存续期的这类产品规模合计为5.569亿元。湘财证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7月16日,法尔胜声称“踩雷”,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摩山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对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和第三方(由中诚实业及其实际控制人罗静提供连带担保)的尚未清偿保理融资款本金有近29亿元。

根据法尔胜的公告,这近29亿元的债权对应的是苏宁易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苏宁采购中心作为付款人的应收账款36.97亿元。

如果属实,这笔债权就有了苏宁易购的背书。

罗静旗下的承兴国际声称在中国移动、苏宁云商、京东等电商有应收账款,通过多个资产管理平台公开募资,单笔募集资金在数千万至数亿元不等,年度收益率集中在7%~10%。

这也是诺亚财富、湘财证券等公司发行资管产品时讲述的逻辑。站在投资者的角度,既然有“中移动、苏宁、京东”等巨头加持,风险自然就小。

可惜,什么都是纸糊的。7月19日,苏宁易购(002024.SZ)在深交所互动易上称,其根本没有法尔胜提到的应付账款。京东此前也向公安机关报了案,声称自己与罗静案无关。

照此说来,法尔胜平价卖给汇金创展的29亿元债权就是无本之木。汇金创展难道当了“冤大头”?

据法尔胜公告,汇金创展与公司第二大股东——江阴耀博泰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为同一实际控制人,“与本公司具有关联关系,因此本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根据天眼查资料发现,顺着层层股权链条,两者的实控人均显示是“中植系”掌舵人解直锟。

“中植系”在资本市场大名鼎鼎,今年频繁出手。5月8日,中植系通过拍卖拿下*ST美丽(000010)一笔5.23%的股权,总持股比例逼近第一大股东;据皇庭国际(000056)5月14日的公告,中植系2.5亿元拿下其20%股权。5月28日晚,*ST宇顺(002289)公告《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曝光“中植系”部分持股情况,共涉及包括*ST宇顺在内24家上市公司,其中A股公司21家。

对法尔胜的这笔29亿元债权交易,中植系真的只是做一名“白衣骑士”来拯救法尔胜的小股东们吗?

对此,法尔胜没有更多的表态,中植系也未曾发声。

近来,中植系不止一次当过“白衣骑士”,在宝德股份(300023)上的操作也曾备受市场关注。

根据宝德股份公开资料,2014年8月15日,宝德股份第二大股东重庆中新融创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新融创”)从两家机构买下庆汇租赁有限公司(下称“庆汇租赁”)90%股权,合计3.03亿元。

2015年,宝德股份收购庆汇租赁90%股权,作价6.75亿元。短短8个月,中新融创在这笔交易中仅用短短的10个月就暴赚3.7亿元。

今年7月23日,宝德股份拟以3.04亿元的交易对价向公司第二大股东(中新融创)的一致行动人北京首拓融汇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首拓融汇”)出售庆汇租赁90%股权。

6.75亿元卖给上市公司,两年后再3.04亿元买回来。如果单纯从数据来看,这笔买卖真是十分划算。天眼查显示,首拓融汇和中新融创的实际控制人都是解直锟。

当然,北京首拓融汇公开姿态是这样子的——首拓融汇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上市公司(宝德股份)28.17%股份,加速将亏损资产剥离有利于首拓融汇及其一致行动人作为上市公司股东利益;北京首拓融汇拥有丰富的金融行业资源及从业经验,更好发挥庆汇租赁融资租赁业务牌照价值;北京首拓融汇能承担过渡期亏损,按照较高价格补偿性回购,能有效保护中小股东利益。

接下来,还是将目光转回到法尔胜及其子公司上海摩山。2014年,中植资本与摩山投资发起设立上海摩山,中植资本持股90%。此后,中植资本将其持有的90%股权转让给法尔胜控股股东泓昇集团。2016年3月,法尔胜出资12亿元收购上海摩山100%股权。

资本运作看上去很美,但也很复杂。


2019年第15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9年第15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