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落马金融办主任们的“生意经”

《中国经济周刊》梳理公开法律文书发现,落马的金融办系统官员“生财”方式包括利用内幕信息炒股、违规持有原始股、权力寻租等3种方式。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郭志强│北京报道

责编:陈栋栋 

编审:张伟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15期)

P60插图:《中国经济周刊》美编-刘屹钫

插图:《中国经济周刊》美编 刘屹钫

内幕交易狂赚1亿元、受贿700万元、收受大量非上市公司股份……近期,金融办系统多名官员落马引发关注。

7月中旬,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一份刑事裁定书将广东省金融办原主任刘文通的内幕交易行为曝出:通过获取内幕信息,狂赚1亿元。刘文通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700万元,追缴违法所得5606万元,上缴国库。

“炒股、违规拥有原始股、受贿这些方式成为金融办系统落马官员的常规发财之道。”金融机构的相关人士说。据《中国经济周刊》不完全统计,近一年半的时间里,金融办系统官员违纪违法案件达13起。

《中国经济周刊》梳理公开法律文书发现,落马的金融办系统官员“生财”方式包括利用内幕信息炒股、违规持有原始股、权力寻租等3种方式。

方式一:

利用内幕信息,炒股获利

炒股成为落马的金融办系统官员主要生财方式之一。

以刘文通炒股为例,判决书显示,在证监会认定内幕信息敏感期内的2007年2月14日至4月20日间,刘文通利用其控制的6个股票账户以每股人民币2.84元至7.55元的价格陆续买入“ST聚酯”共796.55万股股,ST聚酯恢复上市后派发红股,共831.85万股。最终,6个账户盈利1.02亿元,刘文通利润分成5606.46万元。

当然,手握地方金融资源的金融办系统官员成为“股神”的几率也不高。

2018年1月落马的长沙市金融办原副主任周练军也沉迷炒股。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周练军筹集数百万元资金投入股市。2016年,周练军投入股市的资金出现了巨额亏损,他每天想的都是如何获取更多的资金来“解套”,他时刻关注股市行情,根本无心工作。比如,由他主管的某非法集资案善后处置工作,拖了10多年才彻底解决。

方式二:

入股非上市公司,持有大量原始股

“落马的金融办系统官员常年与上市公司高管打交道,受到金融界‘富豪俱乐部’挥金如土生活方式的影响,拿高薪、赚大钱逐渐侵蚀了他们原有的价值观。”上述金融机构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媒体报道称,周练军利用行使职权中获取的信息,违规与工作上有联系的服务对象合作投资、收受大量非上市公司股份,以看似隐蔽的方式从中获取巨额利益。

2011年至2012年,周练军利用职务便利,违规为某信用担保公司在办理经营许可、通过年检年审、检查整顿过关、股东变更审批、获得银行授信等方面给予“关照”。该公司法人代表张某某为表示感谢,将其所有的10%股份送给周练军,以周练军妻子名义持股。

入股非上市公司,获得企业原始股权,享受股利分红,这看似一本万利的事情,也让刘文通深陷其中。

据刘文通供述,在利用内幕消息交易ST聚酯中获利5000多万元,其中1300万元投资了新三板挂牌公司浩蓝环保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浩蓝环保”),1000万元投资了新四板(即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企业深圳市华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1500万元投资了新疆大德恒科技有限公司。

刘文通入股非上市公司是否盈利不得而知,但其投资的上述公司表现欠佳。

《中国经济周刊》通过企查查发现,浩蓝环保已于2018年7月从新三板退市;而中国裁判文书网则显示,该公司目前涉及多起合同纠纷。而深圳华思于2018年10月被深圳监管机关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

方式三:权力寻租

2016年5月,上海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某为使其文化艺术品线上交易平台经营行为合法化,将自己违规经营获得的利益“洗白”,通过中间人介绍找周练军帮忙。

“明知他从事的是非法金融交易业务,内心还是萌发了利用自己职务影响力获取非法利益的贪欲。”周练军主动“出价”,经过与张某一番“议价”,最终达成了请托协议。

据媒体报道,周练军委托他人或中介机构,为张某申请设立了湖南某文化艺术品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并办理了艺术品经营单位备案证明和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还拍着胸脯保证为其办理省金融办的批文。事后,周练军分多次收受张某所送“好处费”数百万元。

金融办拥有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性担保公司牌照审批权,2017年11月落马的天津市金融办原主任杜强就看准了这是一块“大肥肉”。

天津市检察院的起诉书认为,杜强曾利用职务之便,为11人在安排工作、公司审批、项目融资、银行设立等方面提供帮助,并向相关人员收取财物约700万元。2009年12月起,杜强接受孙某请托,为其朋友的小额贷款公司在审批上提供帮助。2011年后,孙某成为杜强的座驾提供者。在送出一台大众途观轿车后,孙某又被杜强索取了一台奥迪A4轿车,并由孙某支付了保险、税费、车牌竞价等多项费用,折合人民币77.0245万元。该案尚在审理中。


2019年第15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9年第15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 0